内蒙古伊泰准东铁路有限责任公司

站台信息

经营管理

狮子岭的守望者


  朱自清先生在散文里说:“盼望着,盼望着,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近了”。春天就这样轻轻悄悄的与冬季换了班,通过狮子岭车站那条河槽路两旁的树苗也应该快要发芽了吧。


  去年初冬时节,村里的田地蒙着一层薄薄的霜,透过这层霜,可以看到下面僵化干裂的土地。去往狮子岭车站的路上,呼啸的寒风吹得树枝吱吱地响,道路两旁的草地显然已被冬天贴上了特有的标签,像孩子被冻坏的脸。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这里叫狮子岭呢?是曾经有狮子这样的猛兽出没吗?显然我想多了。到达狮子岭车站的时候,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,车站门口除了两条一望无际的铁路线,什么都没有,而驻守在这里的员工平均年龄不到32岁。



  车站值班员任伟在狮子岭上班已有8个年头了,他的家在乌海,近500公里的路,几乎每月都要往返两趟。“7、8年前,我刚上班的时候,这里是不通大巴车的”,他回忆道:“只能坐大巴到曹羊路9公里处下车,接着需要步行穿过6公里长的“河槽路”才能到站里。来的时候,甚至需要带足半个月的生活必需品,因为到最近的“小卖铺”也要步行12公里。如果哪天心血来潮想吃泡面,也得跑个20多公里的小马拉松才能实现”。他说的很轻松,甚至很理所当然,而我很不理解,像他这样的年轻人,为什么要选择驻守在这荒无人烟的狮子岭车站? 他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,边笑边说:“其实,也有不少人劝过我,你上班的地方,交通那么不方便,见不到几个人不说,想听个鸟叫、看看花开都费劲,趁着年轻,还是想办法调离吧”,他说着,拿起暖水瓶蓄满了我杯中的热水,“这份工作,往小了说,是为了我们小家的幸福生活,往大了说,那就是全公司的运输安全。车站是远点儿,条件是有点简陋,但是,可能我这人比较轴吧,我总觉得既然已经选择来到这儿工作,就得对得起自己当初的决心,何况,和我一样的兄弟还有9个呐,大家有说有笑,也没那么枯燥”。听完这话,我的内心涌动出一股热流,不是因为这暖瓶里农村的水有多么甘甜,而是这样朴实无华的话语,真的令我我动容。


    


  “如今,站里的兄弟们不少都成了家,还买了私家车,上班方便多了,虽然这条‘河槽路’时不时会给我们带来点小麻烦,也算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点乐趣……”。然而,他说的这个“小麻烦”可是真不小。


  2018年8月7日,西营子地区普降特大暴雨,看着屋外的雨水不断冲刷着大地,站里的兄弟们都做好了被困在“孤岛”上的准备。果然,大雨过后,通往狮子岭车站的河槽路变成了一条一米多深的河道,想要从这条路过去,几乎是没有可能。这一困,就困了两个多月,60多天“与世隔绝”的生活,车站的工作和往常一样,每一趟列车的接发都按时按点,没有出现半点差错。轮休回家的同事就比较“幸运”了,因为积水太深,汽车无法行驶,他们要沿着铁道线步行十公里左右,才能拦到车。但任伟说,那段日子,他们经常和家人打打电话,互相唠唠家长里短,感觉时间也就匆匆过去了。


    


  “不仅仅是夏天,冬天结冰早,下雪后融化周期又长,如果车子在冰面上不听使唤了,就要发动全站同事来“救援”,大家现在都‘救’出经验了。哈哈...”任伟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。


  没有外卖、没有快递、甚至没有网络,远离城市繁华、灯红酒绿,在这样一个“半原始”状态的生活环境下,他们依然乐观,依然有梦。


  在9位年轻人的共同努力下,狮子岭车站的工作成绩获得了公司的肯定,狮子岭车站的兄弟们也陆续获得了集团公司先进工作者、岗位技术能手、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。


  准东铁路人,这个名字下是千百个有血有肉,心里惦记着姑娘,身后站着爹娘的普通人。他们的青春从铁路开始,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苦和汗。被称为人身安全系数最低的调车员,每天重复单调的作业、常与“星月”作伴的列车员,日夜奔波在万里铁轨上、挥汗如雨的桥梁养护人员,在烈日炎炎下整修线路和桥涵设备、在铁道边寂寞守望的小站值班员,伴随空洞的黑夜,留下的是下班后漫长奔波的回家路。


    


  

  “我希望站里能有wifi ,这样,我们就能随时和家人视频了。”“我刚毕业不久,得加强实际工作的学习,多学些本领。”“如果我们的河槽路能修一修,就更好了。”“我希望我能尽快的结束单身生活”……狮子岭车站的兄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们心中的小小希冀。

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忽然没那么讨厌这条坑坑洼洼的河槽路了,甚至在想,习惯了外卖、手机、熬夜的我们,是否也该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和锻炼?回望仅有9名员工驻守的狮子岭车站,两条铁道线旁边的这座小楼,在北方冬季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下,显得格外清亮。


  笔者手记:一线铁路员工,以河间车站为家,在铁路线上摸爬滚打,用时光把人生步履丈量,车站的日子普通的像路基般单调深沉,红黄绿蓝伴随着每天的日出日落,信号旗与汗水交相辉映,当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、扯着嘶哑的喉咙接发列车时,当汽笛声响彻深沉的山谷时,又有谁会去赞美这群默默无闻的年轻人?